致辞 Preface

今年,是我与北京酷儿影展一起打游击战的第十个年头,却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有机会为影展的开幕撰写致辞。
回首过去我发现,酷儿影展的发展几乎主宰了我这10年来的人生轨迹:是它影响我选择了某种“非主流”的职业状态;是它带我第一次走出国门;当它因为重重政治社会压力而陷入困境的时候,我决定去海外,到酷儿影展这一西方舶来品的原产地去寻求答案;当我发现,我所学到的看到的并不能解决当初促使我来到那里的困惑时,我又带着这种比较之后的反思回到了我曾经离开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