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辞 Preface

一朵奇葩的第六次盛开

这几年去国外参加活动的时候,每每跟人提起北京酷儿影展,对方通常都会瞪大眼睛看着我,你确定吗?那不可思议的表情告诉我,这个影展真是一朵奇葩。

譬如说,北京酷儿影展采取不选片的选片策略,针对中国大陆的作品但凡有拍出来跟我们报名的就放;我们不设奖项,在这个流行最爱分高下的年代也格格不入;我们主席轮值制,国内鲜有其它影展或者组织采取这种高风险作法;我们场地不固定:发轫于校园,尔后农村包围城市,现在又搞游击战;甚至名字也都随着政治策略改来改去……

“停停停,你确定你说的这是个影展吗?这是个什么玩意?”

对,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还真难说。当下中国的人权状况,公众性别意识,独立电影创作语境,国际视角下的影像发声……种种因素影响着这个苦心经营了十三年的项目。

我个人从2005年作为观众参加过第二届影展,从第三届开始参与组织工作。八年时间也见证了影展的成长,乃至组委会成员的私人情感、家庭琐事,观众之间擦出的火花、搞出的破鞋,导演来北京遇上的趣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