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幕致辞 酷儿中的酷儿——BJQFF

酷儿中的酷儿——BJQFF

 

2013年初夏的一天,当范坡坡约我去双城喝咖啡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我会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这样深入地参与到北京酷儿影展的工作当中去。我和影展的缘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在那之前我刚刚在栗宪庭电影学校参加了独立电影制作的短训班,并在那里结识了崔子恩。崔老师作为北京酷儿影展的组委和创始人之一,将我介绍给了当时那届影展的轮值主席范坡坡。我那时候已经在北京创办过一个独立电影每月放映活动“遇见电影人”。至今已经不间断地做了4年放映了。对影展的工作,我非常感兴趣。这样便有了在双城喝咖啡那一幕。

 

实际上,刚好也是在我开始加入影展筹办工作之后,各地的民间影展都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外界压力。北京独立影像展屡次遭遇开幕叫停,南京的中国独立影像展不能举办等等。但是这些都不会影响到我当时参与筹办影展的热情。今年在北京这样严峻的政治环境下,北京酷儿影展成了不多的几个在北京还能进行的民间独立放映活动。

 

今年的形势其实是在5月份的时候就比较明显了。我们本来打算在5月17日国际反恐同日做一个预热的放映活动。但是活动再次被相关部门取消了,我们的几位组委也直接或间接地因此被相关部门“谈话”。在这样的局面下,为了保证今年影展能够办下去我们做了很多套计划方案。首先,影展将不再是持续一周的连续放映。这和通常的影展概念非常不同。这样做主要是考虑到,通常打压独立影展的方式是在影展开始的时候叫停开幕式。这样如果是连续的影展,开幕式后的一周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今年影展的开幕定在了9月13日。当日我们放映了大受关注的周豪导演的《夜》。为了降低风险,我们在9月19日才开始了为期3天的核心影展的放映活动。不出意料,在13日开幕之前的3-4天左右,有人来找我了。他们明确表示影展是不能举办的。并且他们居然知道我们19日在“大篷车”放映计划。这次谈话之后,我们只好全部另做打算了。

 

今年我们第二个为了保证影展进行下去的,与往届不同的计划原本是“大篷车”放映。基于去年的大巴放映经验,我们今年选择了3部影片在这个单元放映。我们提前跟导演取得放映授权,然后把电影存到提前专门为影展制作的 U盘里。在影展租的大巴车里,我们会发这些U盘给参加活动的观众。大家可以用自己的电脑设备观看影片,也可以用大巴里提供的小电视看片子。这个计划本来是为了打破传统的影展概念,挑战那些打击影展放映场地的行为。我们相信无论有没有放映场地,酷儿影展的放映都会进行下去,因为影展中最重要的东西是放映电影。相较之下,在哪儿放怎么放,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大篷车”计划既好玩有创意,又十分具有政治意味。这是我们原来的计划。但是在被告知“大篷车”放映是严格禁止的,我们基于原计划采取了“大篷车”2.0版,也就是火车放映。

 

9月19日一早,我们来到北京火车站登上了从北京到怀柔的小火车。这段线路乘客很少,影展的工作人员、导演和嘉宾共有40人左右。我们组织大家2-3人一起分享一台电脑和一个U盘,一起观看了杨洋导演的关于北京酷儿影展的纪录片《我们的故事》。到怀柔之后,我们再坐车来到一个预先定好的场地召开论坛。

 

之后的两天,我们也安排了不同主题的论坛和影片放映。9月19日至9月21日这三天就是今年影展的核心部分。从那时候开始到12月份,我们以每月至少两场的放映完成了第七届北京酷儿影展所有影片的放映。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在北京的荷兰使馆,法国文化中心,交差点公益空间,草场地KCAA空的空间和清华大学图书馆等场地做了不同单元的放映。不仅如此,影展的其他组委和志愿者也在北京之外的很多城市组织了多场酷儿放映。我们今年的足迹遍及厦门、大连、杭州、上海、合肥、东京和巴塞罗那。

 

因此,今年看似风平浪静,一帆风顺的影展,其实也经历了很多有潜在的危险。我们每一个决定都是组委们一起商议的结果。在影展开始之前做了最坏的打算,现在的放映效果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们大家都还比较满意。

 

今年影展马上就要结束了,很多朋友都鼓励我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只要能办就是好的。我自己心里总结一下,却是仍然有着很多遗憾。我希望影片能够在接近影院效果的场地进行放映;希望音响的消除回音功能更好一点;我希望能有更多观众,尤其是LGBT社区之外的观众来看电影;希望影展能够支付每一位作者一部分放映费。我希望为影展工作的所有志愿者和组委都能获得与他们的智慧和辛勤劳动相符合的经济补助。我希望我们可以真正推动本土的酷儿电影制作。这些工作希望能够在未来的5年或者10年当中慢慢去实现。然而,每一个迫切的问题都显得很天真。在中国,经济问题其实也是政治的一部分。想想影展随时可能在一个不正确的决定下停办,我的希望是不是一种奢望呢。

 

最后,我想说办影展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件很光鲜的事业,然而在真正开始执行影展工作的时候,大部分的工作是琐碎无聊并且不为人知的。我很感谢所有志愿者在幕后翻译字幕,校对手册和剪辑影片等等。有了他们和我一起分担这些琐碎和无聊,北京酷儿影展才能一届又一届地办下去。

 

最后一个希望,希望明年无论是哪位组委来主持大业,影展都能顺利举办!希望北京酷儿影展永远保持着它独立而纯粹的风貌,去影响从工作人员到导演、嘉宾、观众等等每一个和它结缘的人。

 

吴漫

致辞 Preface

北京酷儿影展今年第7届了。在大环境日趋收紧,民间影展寒冬不知何时过去的当下,北京酷儿影展很骄傲地发生了两个重要的进化,一个是双主席制,一个是由双年展改为单年展。

双主席制自然是北京酷儿影展人丁兴盛的外在体现,团队日益茁壮,自影展2001年创办起,团队中既有电影人把握入围影片的专业水准,也有NGO贡献消除社会对同性恋歧视方面的经验,二者的跨界合作,使得北京酷儿影展不只是中国唯一的、高质量的酷儿影展,也是中国同志平权运动中重要的角色之一。

单年展的实行,不只是影展周期的简单缩短而已,也不只是侧面印证了中国酷儿电影越来越兴盛活跃,更重要的是,酷儿影展的观众群已经不只是酷儿,不再只是圈内的狂欢,我们信心满满地向所谓的主流观众进军了。纵观一百年来全世界反歧视运动的历史,女权运动的成功,在于男性“主流”意识到性别歧视的错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成功,在于马丁路德金成功争取到白人“主流”的支持;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废除,更是整个世界的“主流”都站在南非黑人这一边。所以,固然天助自助者,作为受到歧视的中国酷儿要自我赋权,同时争取中国“主流”民众的支持,也是整个平权运动中决定性的一环。电影是影响思想的利器,我们听过很多这样的故事,费城故事、断背山、霸王别姬……改变了观众对同志的成见,所以北京酷儿影展所担负的一项责任,就是“直同交流”,让酷儿电影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尽可能多的“主流”公众眼前,并通过一年一度的影展,增加酷儿电影在主流媒体的曝光度。

前面谈的都是北京酷儿影展对同志平权与酷儿文化的意义,如果我是直人,不歧视甚至完全不关心酷儿的存在,那么酷儿影展对于我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在一个文化富足的国家,那才是幸福的一生。而现在的中国却是经济在天上飞,文化在地上爬。文化发展的必要条件在于多元,北京酷儿影展的存在就是为了中国文化的多元化而坚持,是为数不多的种子之一,为了我们有一个文化富足的明天,我们相信那一天终将到来!

感谢所有支持北京酷儿影展的朋友们,正是你们的支持使北京酷儿影展虽然艰辛但坚强地发展至今。

第7届北京酷儿影展轮值主席

吴漫  李丹

2014年9月

 

Preface 致辞

The 7th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is taking place and moving forward. In the midst of an increasingly restrictive and uncertain environment for independent film, the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is proud to announce two important developments: the introduction of a Co-Director system and the shift from a biennial to an annual festival.

The introduction of a co-directorship, of course, is a reflection of the team behind the festival. Since the festival’s conception in 2001, the team has been comprised of both filmmakers who ensure a professional standard in film selection and NGOs dedicated to eliminating discrimination against LGBTQ people. This collaboration means that the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is a unique film festival with high standards that also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China’s LGBTQ rights movement.

The switch to an annual festival does not simply shorten the cycle of the festival, nor does it just confirm the growth of activity and achievements in the realm of Chinese Queer Film. Importantly, the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is not only for queer people, but also engages confidently with a “mainstream” audience. Internationally in the last hundred years, the success of the feminist movement relied on a realization among the mainstreamworld that gender discrimination is wrong. In the African-American Civil Rights movement,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successfully fought for mainstream support from both whites and blacks. For the abolition of apartheid in South Africa, the entire world became the “mainstream” standing in solidarity with black South Africans. Thus, while self-empowerment is essential to fighting discrimination, gaining the support of broad segments of Chinese people is a crucial part of the LGBTQ rights movement. Film is powerful a tool to change hearts and minds. We have seen this with films such as Philadelphia, Brokeback Mountain, and Farewell my Concubine; these are films that have transformed audience’s preconceptions. With this in mind, the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aims to expose mainstream audiences to queer themes, and will increase the presence of queer cinema in the mainstream media.

So far we have discussed the significance of LGBTQ rights and culture. But if I am straight, and I neither discriminate against queer people nor have any particular interest in them, what purpose could this film festival have for me?  Each of us hopes to live in a culturally rich country; this is key to leading a happy life. In the present moment, China’s economy is flying sky-high, but its culture is crawling on the ground. Diversity is a necessary precondition for cultural development, and the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exists to uphold China’s diversity and to plant the seeds necessary for a culturally rich tomorrow. We believe that this day will come.

We would like to thank all those who support the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It is your continued support that has enabled the festival to overcome difficulties and progress this far.

 

Jenny Man Wu & Li Dan

Co-Directors, 7th Beijing Queer Film Festival

September 2014

[英译 English Translation: Lucy Edw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