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幕致辞 酷儿中的酷儿——BJQFF

酷儿中的酷儿——BJQFF

 

2013年初夏的一天,当范坡坡约我去双城喝咖啡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我会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这样深入地参与到北京酷儿影展的工作当中去。我和影展的缘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在那之前我刚刚在栗宪庭电影学校参加了独立电影制作的短训班,并在那里结识了崔子恩。崔老师作为北京酷儿影展的组委和创始人之一,将我介绍给了当时那届影展的轮值主席范坡坡。我那时候已经在北京创办过一个独立电影每月放映活动“遇见电影人”。至今已经不间断地做了4年放映了。对影展的工作,我非常感兴趣。这样便有了在双城喝咖啡那一幕。

 

实际上,刚好也是在我开始加入影展筹办工作之后,各地的民间影展都开始面临越来越多的外界压力。北京独立影像展屡次遭遇开幕叫停,南京的中国独立影像展不能举办等等。但是这些都不会影响到我当时参与筹办影展的热情。今年在北京这样严峻的政治环境下,北京酷儿影展成了不多的几个在北京还能进行的民间独立放映活动。

 

今年的形势其实是在5月份的时候就比较明显了。我们本来打算在5月17日国际反恐同日做一个预热的放映活动。但是活动再次被相关部门取消了,我们的几位组委也直接或间接地因此被相关部门“谈话”。在这样的局面下,为了保证今年影展能够办下去我们做了很多套计划方案。首先,影展将不再是持续一周的连续放映。这和通常的影展概念非常不同。这样做主要是考虑到,通常打压独立影展的方式是在影展开始的时候叫停开幕式。这样如果是连续的影展,开幕式后的一周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今年影展的开幕定在了9月13日。当日我们放映了大受关注的周豪导演的《夜》。为了降低风险,我们在9月19日才开始了为期3天的核心影展的放映活动。不出意料,在13日开幕之前的3-4天左右,有人来找我了。他们明确表示影展是不能举办的。并且他们居然知道我们19日在“大篷车”放映计划。这次谈话之后,我们只好全部另做打算了。

 

今年我们第二个为了保证影展进行下去的,与往届不同的计划原本是“大篷车”放映。基于去年的大巴放映经验,我们今年选择了3部影片在这个单元放映。我们提前跟导演取得放映授权,然后把电影存到提前专门为影展制作的 U盘里。在影展租的大巴车里,我们会发这些U盘给参加活动的观众。大家可以用自己的电脑设备观看影片,也可以用大巴里提供的小电视看片子。这个计划本来是为了打破传统的影展概念,挑战那些打击影展放映场地的行为。我们相信无论有没有放映场地,酷儿影展的放映都会进行下去,因为影展中最重要的东西是放映电影。相较之下,在哪儿放怎么放,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大篷车”计划既好玩有创意,又十分具有政治意味。这是我们原来的计划。但是在被告知“大篷车”放映是严格禁止的,我们基于原计划采取了“大篷车”2.0版,也就是火车放映。

 

9月19日一早,我们来到北京火车站登上了从北京到怀柔的小火车。这段线路乘客很少,影展的工作人员、导演和嘉宾共有40人左右。我们组织大家2-3人一起分享一台电脑和一个U盘,一起观看了杨洋导演的关于北京酷儿影展的纪录片《我们的故事》。到怀柔之后,我们再坐车来到一个预先定好的场地召开论坛。

 

之后的两天,我们也安排了不同主题的论坛和影片放映。9月19日至9月21日这三天就是今年影展的核心部分。从那时候开始到12月份,我们以每月至少两场的放映完成了第七届北京酷儿影展所有影片的放映。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在北京的荷兰使馆,法国文化中心,交差点公益空间,草场地KCAA空的空间和清华大学图书馆等场地做了不同单元的放映。不仅如此,影展的其他组委和志愿者也在北京之外的很多城市组织了多场酷儿放映。我们今年的足迹遍及厦门、大连、杭州、上海、合肥、东京和巴塞罗那。

 

因此,今年看似风平浪静,一帆风顺的影展,其实也经历了很多有潜在的危险。我们每一个决定都是组委们一起商议的结果。在影展开始之前做了最坏的打算,现在的放映效果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们大家都还比较满意。

 

今年影展马上就要结束了,很多朋友都鼓励我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只要能办就是好的。我自己心里总结一下,却是仍然有着很多遗憾。我希望影片能够在接近影院效果的场地进行放映;希望音响的消除回音功能更好一点;我希望能有更多观众,尤其是LGBT社区之外的观众来看电影;希望影展能够支付每一位作者一部分放映费。我希望为影展工作的所有志愿者和组委都能获得与他们的智慧和辛勤劳动相符合的经济补助。我希望我们可以真正推动本土的酷儿电影制作。这些工作希望能够在未来的5年或者10年当中慢慢去实现。然而,每一个迫切的问题都显得很天真。在中国,经济问题其实也是政治的一部分。想想影展随时可能在一个不正确的决定下停办,我的希望是不是一种奢望呢。

 

最后,我想说办影展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件很光鲜的事业,然而在真正开始执行影展工作的时候,大部分的工作是琐碎无聊并且不为人知的。我很感谢所有志愿者在幕后翻译字幕,校对手册和剪辑影片等等。有了他们和我一起分担这些琐碎和无聊,北京酷儿影展才能一届又一届地办下去。

 

最后一个希望,希望明年无论是哪位组委来主持大业,影展都能顺利举办!希望北京酷儿影展永远保持着它独立而纯粹的风貌,去影响从工作人员到导演、嘉宾、观众等等每一个和它结缘的人。

 

吴漫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